www.6662016.com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语文 > 苏教版 > 选修 > 实用阅读

《左手的掌纹》自序教案及练习

www.6662016.com www.albatal-mag.com 《左手的掌纹》自序
【学习目标】
    1. 通过对文中关键信息的筛选,了解余光中先生的基本情况,说出《左手的掌纹》一书的选文特点。
    2. 通过对文本的阅读,能概括出余光中的散文主张。
    3.理解文中重要词语的含义。
    4.学生在与前一篇书序比较阅读后,能说出自序与他序的不同。
【学习过程评价】

项       目
叙述或回答
归纳
·
整理
1.摘记自序的一般特点。
2. 编制“余光中先生基本信息一览表”
3.划出与“左手”、“掌纹”有关的句子。
4.摘记余光中有关散文写作的论述。
 
思考
·
感悟
1.准确理解重要词语的含义:大品、重工业、不伦不类、多元。
2.思考作者为什么以“左手的掌纹”为文集命名。
3.想想自己该如何评价余光中的散文观。
4.了解作者的背景信息和文集命名原因,对阅读全书有什么帮助?
 
发现
·
创新
1.阅读两篇序言以后,尝试写作一篇短小的书序。
2. 余光中认为写诗、写散文、写评论、翻译构成自己生命的四度空间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
 
评价:

【积累运用】
阅读下文,完成1—3题。
我出生在南京,货真价实,是一个“南京小萝卜”?;姑挥谐鍪?,就跟母亲上了栖霞山,那是重九前一天。母亲动了胎气,翌日就产下了我。南京不但生我,而且育我。这一生载我的后土,最久的是台北,长达二十年。其次是高雄,达十七年。第三该是南京与香港,各为十一年。
从长江到玄武湖,从运河到太湖,江南水乡正是我母乡。在灵魂深处,这遍地江湖、盈眸洲渚,正是我乡愁所依,孺慕所赖,从来就不曾断奶。我当然也是广义的江苏人:常州不但是母乡,也是妻乡。在漕桥的孙家,我的表兄弟姐妹岂止百人,今日虽已散居各省,当年童稚,却同在假山后、鱼缸边捉过迷藏。
十多年来我的书在大陆各省出版,但是在江苏,这还是第一次,尤其还是在接生我的南京,更是倍加快慰。更令我快慰的是,这本《左手的掌纹》是由南京作家冯亦同先生编选。亦同是诗人,也是诗评家与散文家,不但先后写诗赠我,写评评我,更多次为文记述我这位“金陵子弟江湖客”,说得白些,也就是“南京大萝卜”的近况。现在更进一步,他又为江苏文艺出版社编选了我的散文选集。我的感动要套李白的诗句来表达:“请君试问长江水,乡情与之谁短长?”
1.作者在文中用“南京小萝卜”和“南京大萝卜”的说法,用意是什么?
答: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2.作者说自己“是广义的江苏人”,“广义”在文中具体指什么?该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情感?
答: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3.“请君试问长江水,乡情与之谁短长?”这一句为什么“套”用而不直接采用李白诗原句“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”?
答: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4.下列各项中,不符合余光中散文主张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  )
A.只要不是洋学者生涩的翻译腔,它可以斟酌采用一些欧化的句法,使句法活泼些,新颖些;只要不是国学者迂腐的语录体,它也不妨容纳一些文言的句法,使句法简洁些,浑成些。
B.一篇散文应当独具自身的功能,例如叙事文中,不带写景,写景文中,切勿状物,而无论是叙事、写景、或状物,都应当直达抒情之功。
C.真正丰富的心灵,在自然流露之中,必定左右逢源,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,步步莲花,字字珠玉,绝无冷场。
D.文字的触觉有细腻和粗俗之分。一件制成品,无论做工多细,如果质地低劣,总不值钱。对于文字特别敏感的作家,必然有他自己专用的词汇。
5.下列各项中,不符合余光中大品散文主张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  )
A.在句式上注意文白交融, 中西合璧,雅俗相济,并且力求以长短句的错落有致来控制句子的速度,以插入句、倒装句来使文句更为摇曳多姿。
B.在篇幅上,散文不必限于小品,也可以扩大驰骋的空间,长到两三千字以上。
C.情、理、意、事、景、物六项之中,前三项抽象而带主观,后三项具体而带客观。如果一位散文家长于处理前三项而拙于后三项,他未免欠缺感性,显得空泛。如果他老在后三项里打转,则他似乎欠缺知性,过分落实。
D.用很纯粹的白话文来写一般性的应用文,例如演说辞、广播稿、宣传品、新闻报道等等,是应该也是必要的,纯用白话文也可以写出一篇好散文来。这是大品散文的一项追求。
6.作者举李白“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……”的例子是为了说明什么?下列判断正确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 )
A.李白的诗在节奏上常是快板。
B.其实违规超速我当然不是初犯。
C.散文语言应追求弹性。
D.散文句法应当追求改变常态。
7.“每隔一代,至少每隔五百年吧,中文的老凤凰就应该重投造化的炼丹炉里,去经历火劫,净化出一只新雏凤来。”这句话的具体含义是什么?
答: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阅读下文,完成8—11题。
这本《左手的掌纹》所选的作品五十多篇,有短到数百言的小品,也有长逾万言的巨制;有纯粹的抒情文,有夹叙夹议的杂文,有自己出书的序文,还有不折不扣的论文。无论篇幅与文体都不拘一格,可谓最广义的一部文选了。
  我的抒情散文,包括小品与长篇,迄今已有一百五十。至于评论文章,包括正论与杂文,再加为自己和他人所写的序言等等,大约也已刊了两百篇。因此这本《左手的掌纹》所选的广义散文,约占我在这些文类上总产量的五分之一强。
  我这一生还写过九百首诗,译过十三本书,但纵观我所致力的四大文类——诗、文、评、译,却显得有点“不伦不类”:因为我的诗兴勃勃,不尽在我的诗集里,更侵入文集里去了,文情汩汩,也不尽在文集里,更透入论集里去了,而议论滔滔呢,也不尽在论集里,更渗入许多译书的序言和注释。
  所以这本《左手的掌纹》也不例外,读者当会发现其中的散文诗兴不浅,而评论文章文情颇浓。谢谢冯亦同先生抬举我的左手,让读者相一相纵横的掌纹。
8.下列各项中,最符合余光中大品散文特点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 )
A. 短到数百言的小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. 纯粹的抒情文
C. 夹叙夹议的杂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D. 不折不扣的论文
9.下列各项中,最接近文中“不伦不类”一词含义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 )
A.不拘一格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. 不落窠臼
C.不足为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D. 不三不四
10.下列对上文内容的概括和推断,不正确的一项是(       )
A. 余光中的创作,讲究各种文体以及各种表达方式的有机融合。
B. 余光中是一位多产作家,在各种文类均有建树,尤以写作散文见长。
C.《左手的掌纹》所选作品在作者广义散文总量中占一定比重,有较强的代表性。
D.写诗、文、评、译是余光中生命的四度空间,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立体的美感世界。
11.“谢谢冯亦同先生抬举我的左手,让读者相一相纵横的掌纹”一句中的“左手” 指什么?“掌纹”的深层含义是什么?
答: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
阅读下文,完成12—16题。
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认为英国是世界上唯一的,至少是最大的散文大国。我在大学里读的是西洋文学。教我们英国散文的一位教授,把英国散文说得天花乱坠。我读了一些,也觉得确实不错。遥想英国人坐在壁炉前侃天说地的情景,娓娓而谈,(甲),真不禁神往。愧我愚鲁,感觉迟钝,一直到很晚的时候,我才憬然顿悟: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世界上真正的散文大国其实就是中国。在“经”中间有好散文,在“史”和“子”中,绝妙的散文更多。在“集”中除诗歌以外,几乎都是散文。因此,无论从质上还是从量上,以及从历史的悠久来看,中国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。事情难道不是这个样子吗?(1)
我还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明中国散文的优越性。自从五四倡导新文学以来,我们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,诗歌、小说、戏剧、散文四管齐下,各有独特的成绩。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:这四个方面,哪一方面成就最大?人言人殊,不足为怪。我不讨论这个论争。但是有人说,四者中成就最大的是散文。我不评论这个看法的是非曲直;但是我觉得,这种看法是非常深刻,很有启发性的。专就形式而论,诗歌模仿西方是尽人皆知的事实,而小说,不管是长篇还是短篇,哪里有一点《三国》《水浒传》《红楼梦》和唐代传奇、《今古奇观》《聊斋》等的影子?它们已经“全盘西化”了。至于戏剧,把中国戏剧置于易卜生等的戏剧之中,从形式上来看,有什么不同呢?还有一点关汉卿等等的影子吗?我不反对“西化”,我只是指出这个事实。至于散文,则很难说它受到了多少西方的影响,它基本是中国的。我个人认为,这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散文国家这个事实,有密切关系。(2)

前一篇: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》序教案
后一篇:《唐宋古文运动》教案